Google PlusFacebookTwitter

献丑

By on Jul 28, 2017 in 技术文章, 补充两句 | 0 comments

https://github.com/IUSR/jvm-serializers/ 一直很倚重的一个序列化、反序列化性能测试报告。发现已经1年多没有更新了,这期间很多库、框架的版本都升级了,索性自己fork来试试。主要是升级版本以及改用maven管理依赖——这个不用白不用啊,不明白为什么要自己签入一堆jar文件,又占地方又不能diff什么的,图个什么啊。 由于涉及到的库、框架实在太多,又没有时间把对应的性能测试代码改到和最新版本兼容,所以一些库是没有升级到目前的最新版。 而且上手一试,发现很多库的发行管理确实乱得不行,不去maven中心服务器发布的只好从官网下载回来——这也是这个项目一直以来的做法但是我比较讨厌这样带着一堆jar包签入项目代码,flat-buffers找来找去竟然要自己编译打包,而且发行版本的源代码里的pom.xml还带着“-SNAPSHOT”。好在大部分的库实际上我是不太在意的……我的目标是colfer,protobuf、protostuff和msgpack,其他那些JSON、XML沙文主义的就靠边站吧,好在本来它们性能也就那样😅 PS,默认关闭的一些框架的测试我也是干脆没有管,像dsl-platform、colfer的编译什么的。...

无预期的实验

By on Jul 27, 2017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之一,在饭否上把关注和被关注的列表完全清空掉。 之二,碰巧微信没法登录,干脆删掉了app。 本以为饭否会成为树洞,结果是完全不想上去说些什么了,可能潜意识里就觉得早晚会离开,所以现在差不多也算真的离开了。 一直挺反感微信的野心,在国内的时候并没有用过几次,而且在iPhone上任何权限都没给开;来了美国,惊讶地发现完全不是我预想的WhatsApp、Telegram甚至Facebook Messenger的天下,身边的中国同事、熟人们都义无反顾地用着微信,还加入了很多美国本地华人、华裔经营的微信群、公众号,玩得不亦乐乎,违和感都快溢出了。后来逐渐我用微信也用得很起劲,这让我有点烦恼:一来还是讨厌野心家,二来不经意间对同事、朋友群投入了太大的社交期望。后者也是为什么实验①会发生的原因之一。 可能因为社交对我来说是个需要付出努力才能达成的事情,而既然付出了努力就自然希望能有些回报,哪怕回响都可以,于是在得不到反馈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挫败感,乃至迁怒对方。当然,心理上的好处是如果有正向反馈的话就会很高兴,很有成就感。只不过总感觉显得贱兮兮的😰 目前来说用得比较舒服的社交网络只有微博和Facebook,在这两个地方,我的使用方式基本都是强阅读而弱社交,所以没有社交用力过猛后带来的压力和挫败感;本来Twitter理应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可是现在按我的使用方式来说基本已经变成阅读器了,社交方面基本没有参与过。 顺便想试试,会不会真的有人知道我的手机号码、email地址、Facebook帐号、Telegram用户名etc.,却因为我不登录微信了而觉得我失联。...

回了回了

By on Jul 27, 2017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这个没谁来看的blog的宕掉是这么个顺序: 升级VPS操作系统 -> PHP 5 FPM服务挂了 -> “回头再说吧…” –(差不多一年以后)–> 为什么apt显示php5-fpm有UNSATISFIED依赖所以是没安装状态? -> 我靠现在已经PHP 7了么?! 然后就搞好了,再然后升级了下WP和主题。 再也不好意思说小时候学过PHP了。  

太平洋,不是拿来飞着玩的

By on May 31, 2016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一年多没写过任何东西,而且之前也已经以平均一年一篇的频率对付了好久了,实在是对不起在这里空跑的WP。 今天是连续3个休息日的最后一天,来美国也已经9天,应该写一篇纪念一下,不是因为心里的兴奋,而是由于一些其他的情绪,包括但不限于若干次被“无差别”攻击讽刺为来美国混的没有什么能耐的屌丝。 首先,其实拿着工作签证来美国的人,是一直都有自嘲屌丝的“传统”的,这些年一直混MITBBS,也看到不少这种说法。打工的人来到美国也一样要任劳任怨地工作,还要额外自降一等,而富人们的房产买遍全球,管他国内还是国外,始终高人一等,所以对那些看到别人来美国打工就笑话说是在国内混不下去的人而言,这种很贱的嘲笑实在是多此一举,只希望您们别私下里觉得自己是先于当事人们发现这个事实就好:嘲笑就当图个乐,搭进来智商就不好了,您这丫还真以为当事者迷啊。 我想对于很多来美国的人来说,出国是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放在一边,给自己多一个选择的余地才是要事。拿我自己来说,上学期间属于被思想教育成功洗脑的小粉红,父母劝我好好学习出国留学都被我回以鄙视,那时我是想报效祖国的;然后大学期间又看不上学校大部分课程的照本宣科,不去上课,成绩烂的一塌糊涂,彻底没有了出国留学的可能。待到走向社会,发觉祖国大概也不缺我去报效,最好自挂东南枝才是不给祖国添麻烦,更不要说若干年以后,终于开了点儿窍,才明白浑浑噩噩一辈子才是某些人希望的,我这样的人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有什么出头之日。没错,等我终于开了点儿窍的时候,生活也越来越滑向捉襟见肘,在生活面前我越来越没得选,要么出走北上广,一样的背井离乡,要么在天津等着收入下滑,再怎么努力也奈何不了自己所在的行业不是国家迫切需要的支柱产业,没日没夜地学习读书才能从事的行业,终究不如高楼大厦一样来得更GDP友好一些。...

范儿

By on Jun 2, 2015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工作上,我一直都是一个追求“范儿”的人。 区别是刚入行的时候觉得追求范儿是很见不得人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这些就是虚荣,不是真功夫;现在认为不够范儿会造成很多问题,有些反映在代码上,足以让人直接质疑你的“真功夫”,而有些反映在公司内部的协作方面,影响可能用LOC这种指标都无法衡量。 很多范儿只有入行久的人才能想得到,比如项目管理方面怎么管理项目之间的依赖,敏捷和Scrum时的工具使用,SCM工具的使用——尤其git这种灵活度爆表的,诸如此类,完全跟代码无关,可是哪部分做错了都会让沟通协作出问题,所以大公司里一般都会有专人负责,不会让忙忙碌碌外加主观上不想承担这种责任的开发人员负责的。...

青岛

By on Oct 20, 2014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跟天气赌,惨败,行程被大风完全打乱,残念。 以后再来,一定。

KAMI

By on Dec 28, 2013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先说不知有神,再热衷造神,然后灭神。神也成了消费品。

US Trip, Again

By on Oct 10, 2013 in 咿咿呀呀 | 0 comments

也许30岁不算什么。越来越觉得人心的无趣。从土匪山贼到经理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