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没时间了,倒是回家时翻腾出高三时写过的一篇作文,摘上来,呵呵,留个纪念…… 月下山上 半小时前我还认为说服自己三更半夜来这山上就像说服木乃伊微笑成蒙娜丽莎一样不可思议,而三十分钟后我坐在山顶,对着充电灯下的纸页发呆。 山很小,黄土堆成的,而且没有名字,或是有一个已被人遗忘了的名字:单这一个理由我就知道我可以被允许同病相怜地坐在它肩上,在这个深夜。 坐稳了,风很大。...

撒谎

从小到大,撒谎是若干几件不用别人教我我就会的事情之一,对此我倒没有感觉无师自通的自豪,只有深深的不安。从来看到的有关星座方面的书都会说,金牛座的人说谎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还没开始说谎就脸红脖子粗云云,我算是克服了金牛在这方面的弱项,就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英语里有一种lie听上去就很美好:white lies,哇,白色的,听上去很纯很美。后来又有个电影,”The True...

我的大学生活,好像刚刚开始……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受周围的人们,和他们打成一片,也许是我一直看偏了吧。 赫赫,上学快四年了,都没怎么去过学校的BBS,无论是官方的还是学生办的。一直就不喜欢把自己归纳到任何一个团队、圈子里,喜欢那种没有国籍一样的感觉,飘来飘去,不留下痕迹。 不过现在已然成了学校BBS里的一架水车,一般天天挂在上面,看见不错帖的就回,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里,也因此熟悉了一些近在眼前而以前视而不见的同学,大家一起灌,斑竹忙着清水、做合集,我躲在旁边偷着乐,我和别人的距离好像开始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