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

天津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成立了,希望在今后的教育中学院也能拿自己的学生们当搞计算机的人来培养。 真是高兴,也许我能赶上吧,哈哈~

It’s rainning everywhere.

趁还有个冠冕堂皇的固定IP,我想我还可以聒噪一篇出来。 晚上又班聚了,貌似是第三次规模还算可以的班聚了吧。没想到今天还有聚会,本想收拾东西回家的,不过就像那谁说的,应该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明天有的同学就要各奔前程了。Bless。 这次我们寝室就我自己(叛逃的那两个已然早被我除名了…),其实每次班聚我都感觉很尴尬,人家都是一个寝室一起,只有我,就跟外班的来蹭饭似的-__-#...

West Anshan Road, take me home.

临走时在班里的QQ群扔下这么一句,而我丝毫没有为自己日益下降的创意感觉到任何惭愧。 今天是故意要走这么晚的,因为我觉得深夜里海河的两岸应该会很漂亮的。 也很久没走过鞍山西道了。平时总是走营口道,因为要避开地铁施工的地段,得绕上曲里拐弯的一段,所以走起来并不比鞍山西道近多少。海河东路又多了一块亲水路段,风吹过河面来应该会很好闻吧,还有那一排排的新路灯。 忽然发现已经骑到天津站了,那块亲水路段我已经骑过来了,竟然都没发觉。 奶奶的,那我还这么晚绕这么一大圈干什么?!……...

Tonight, we celebrate your graduation.

刚刚睡醒,觉得有必要生成一些字符串来记录一下。 昨天班里出去聚餐,也许是他们毕业前最后一次有机会聚在一起了。晚饭基本上乏善可陈,只是从大概晚上6点半一直吃到12点,所以那些饕餮们大概都吃饱了,哦,忘了说明:是自助餐-______-# 到了12点,班里一多半的人一起去楼上的东方之珠去通宵唱歌,这当然是早就预谋好了的:) 我没怎么唱,因为怎么都感觉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4年前我们一起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现在大家各自奔向自己的前程,只有我的前程,现在还像是古墓边的磷火一样忽明忽暗。...

复变PASSED

终于有理由可以把复变那不太厚的书撕碎扔掉,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撕,一是因为这是老婆的书,二是因为我卧薪尝胆还缺一个比较像样的苦胆。 不再相信付出与回报成比例,正比或反比我都不信,因为这根本没任何比例可言。某人也pass了,而且没复习。伟大的天大,你抹杀了我所有天真的幻想,我的本能已经由自信变成怀疑,也许这才能让我更强劲地面对这个社会吧~...

他们在拍照

中午去买饭的时候,看到一大群穿着硕士袍的学长们,应该是硕士们的毕业典礼开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