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热度之机核的播客

蹭热度之机核的播客

月初,那边厢核聚变∞正热闹,这边厢我做了个颇体现我挖坟专业户特色的事儿:把机核这8年来的播客节目完全整理了一遍。 起因实际上是因为换了新手机以后,以前在iPhone下载来的机核的一些魔兽世界和辐射4的节目现在在机核官方播客的RSS里已经找不到了,作为有收集癖的WOW休闲玩家,这让我有点儿不能接受,于是就去archive.org Wayback Machine上按URL搜索,找到了那个RSS的之前的几个版本。本来只想收魔兽世界和辐射4的节目的,最后发现Wayback...
一出国,就爱国

一出国,就爱国

很早就发现这个现象了,而且我自己也表现过。 虽然我们从小被教育面对“外宾”要不卑不亢,但是面对一群据说狠狠打过你祖上并一点颜面都不给的人,有的人想咬牙站起来反击回去,也有的人会怕一些。不管是什么情绪,对立的还是居多。 所以出了国来,看见传说中的世界强国里也有这样那样的不堪,尤其如果可以再生活几年,多少都会在心里觉得国外也不过如此,政府低效,人民懒惰,举国上下一副混吃等死的德行,怎么当年就揍的了我的祖上?一定是那届祖宗——那些鞑虏们——太不行,我们这代一定会干翻这些洋人的。...
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这一周几乎都生活在要掉眼泪的边缘。估计还要再适应个把月吧。 爸妈提前回国了,本来计划呆3个月结果呆了1个月就觉得太无聊了,决定2个月的时候就回去,还可以赶上给闺女过生日。 上周六去机场送了爸妈上飞机,去超市屯了盒蔬菜就回家做好周末继续宅的准备了,而之前的8个周末里都是各种出行、采购。 到了家,爸妈这2个月生活的痕迹还满满都在。妈妈塞满冷藏室的我最爱吃的三鲜饺子,灶台上做饭的痕迹,灶台上方因为炒菜留下的油迹,爸爸的白酒瓶、烟灰缸和打火机。每每看到,眼睛一阵酸楚。...
团,体

团,体

白右开始打地鼠一样冒出来,今天微信群里某同事发了篇比较耸人听闻的说白右团体要“血洗”三番的集会警告。 全球左派大本营,白右想血洗就血洗?左们用鲜花和爱碾压之。 不出所料,又有很多方块字堆砌着在美华人要团结起来的中心思想和主要内容。 我比较怀疑到底能不能团结起来,一如既往。 装满同事的微信群,现在也变成一个约饭群而已。明显,很多人也许也就没有什么想要交流的需求,到饭点儿了攒几个人一起去吃饭,收获一个人吃饭不能收获的额外效益,也就这样了。 也可能我这种没朋友的人对“同事”这层关系的期望过高,高过了逢场作戏、聚散无常。...
永远都捉不到的那只,蛐蛐儿

永远都捉不到的那只,蛐蛐儿

我无疑是个喜好安静的人,可到底在一个接近自然人迹罕至的地方享受绝对的安静,还是在充满历史痕迹的城市里珍惜一些相对安宁的时间碎片,好像都是可以接受的:一个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个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就在刚才,跟爸妈感慨了一阵。...
梦:将

梦:将

做了个梦,可能因为最近在玩God of War 3重制版。 说,梦见自己一个人在某个城市里找地方喝酒,最后找到了一间居高临下的酒吧,坐下后看到下面的小巷里有两个穿着日本战国时代的护甲的人,还有一群类似家丁的人围着。两个身穿护甲的人的护甲的样式是一模一样的,颜色一金一红,在拿着太刀战斗,其中一个人一边打一边指责另外一个人离开了鸟山(?!)家族就该把家族奖赏的凤凰羽毛(?!)归还,另外一个人则一直不吭声,闷头对打。最后当然是这个一心二用的嘴炮流被放倒了,另外一个则很装逼地丢下了先前不知道放在哪里的两根巨大的羽毛,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