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1BRC之“关你/我屁事”

Java圈“网红”之一的Gunnar Morling(Twitter,Blog)在新年假期期间搞了一个“One Billion Rows Challenge”(Twitter话题:#1BRC)的活动,规则是编写一个程序读取10亿条CSV格式数据,根据每行第一列作为”主键“的字串计算相同”主键“下的所有浮点数数据的最小、最大和平均值,限Java,但编译器和运行时不限。具体规则位于这个挑战的代码库:https://github.com/gunnarmorling/1brc/...

Lords and lands

这几天看X (formerly Twitter)真是给我看笑了,丧事都丧到这个地步了,还能看到有人操办着想让大家高兴高兴。有这样的人民,我党领导们睡着了都能笑出声的,或者至少不至于因为屁民们伤神吧。 一直以来大家对国内各种奇闻逸事所喜闻乐见的比喻就是吃饭vs吃屎,表面上好像所有人都赞成,但是我发现这个事情也是分情况的,条件之一就是是否是自己的专业:每当讨论的不是自己的专业领域内的事件的时候,“吃屎”自然是很恶心的,而当老天垂怜当下炙手可热的话题竟然是自己的专长时,就开始分析这坨屎的成因、历史、纹理乃至营养成分和烹饪方法。...
Appalachia

Appalachia

最近断断续续地在看这个频道,最近新加了很多Appalachia的风土人情。这个地区可能可以算最“美国”的地区之一了——我不是说湾区之类的地方就不“美国”,而是说湾区这样的地方是美国的当代,Appalachia可以说是美国的过去,而且就像永远地定格在过去一样。一直想去Appalachia,但是可能只会自己去,不太敢带上家里人。东部值得去的地方真是太多了,唯一的担忧就是种族歧视,所以最好还是自己去吧。...
批判性地…浪费了一个小时

批判性地…浪费了一个小时

本来等系统更新来着的。 最近怀疑因为卸载了最后一个Twitter客户端然后被Twitter——哦不对,得说X了——“折叠”了。虽然一直都是小透明,但是最近可真是太透明了,堪比以太和暗物质了…下午回复了某MD的一个我感觉不太着调的回复,想着来看看有没有被“折叠”,结果顺着这个MD的账号看了很久。 这个MD是典型的反疫苗的那种人。我倒不是觉得他们知识或者智力有问题,毕竟人家是专业人士,而是我觉得这些人往大说可以说是“三观”有问题。在我看来打疫苗是对风险的平衡,在他们眼里变成了必须100%无风险,这就相当于做我们这行的追求什么“0...
再见,半月湾

再见,半月湾

喜欢一个小城市可能源自一系列美好的回忆,毁掉这些只需要数量上几分之一的糟糕体验。 当初老婆还挺着个大肚子的时候,我带着她和闺女第一次去了半月湾,尝试了Cantina @ San Benito House的taco和chowder,并且成功地让她们俩喜欢上了这两种食物。从那以后去海滩的时间里大概有八成是去半月湾。上周末临时决定去北加的Stinson...
太多世棒

太多世棒

大概去年8月开始,不知道哪次升级WordPress的时候把Akismet关掉了,然后就三天两头接到VPS报警说CPU太高。等有空爬上来看看的时候,已经2万多条垃圾评论了,想必服务器配置的孱弱也帮了不少忙,否则那边火力全开,我这里照单全收,估计会翻番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