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穷人,我还有理想

我很穷,上班要蹬车,好不容易混上辆电动自行车,最近还坏了。我有理想,虽然听起来很缥缈,它激励着我,让我在为了不迟到而猛蹬车最后腿都麻木的时候还能在打完卡之后自信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想做一些事情。钱,够活就成,我只希望环境不要逼我为了活计而对理想打折。可是现在看来,连做一点实在的事情看起来都很困难。一封email,让我觉得我的2006年一瞬间虚无起来,又重新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从家到公司的路很特别,像是精心设计过似的,能让我看到很多。上班的路总是很挤,车水马龙,一些自行车道旁边总是树着“禁止停车”的牌子,但在和平保育院附近的路段,...

从“软件蓝领”想到的

在我看来员工与公司之间总存在着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按说是应该一同同舟共济的,可有的时候就是…比如如果公司让你放弃你的完美主义,你会不会乖乖地听话,然后去做一些以往很不齿的类似体力劳动的工作呢?“软件蓝领”这个概念已经不是新生事物了,它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只感觉是一种玩笑,这种技术密集型的产业怎么可能出现蓝领。在我的印象里,某某大牛对一些需要具备“蓝领精神”才能完成的工作感觉到厌烦后,一种很牛的技术或框架或语言随即应运而生,而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样,派一个听话的软件蓝领过去像机器人一样按最平淡无奇最白开水最没技术含量的方法做出来。但是现在这软...

专家

要想出头,当个专家是必须的,而前面无非是这么几种选择: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和业务专家(不知道可不可以叫领域专家,貌似很多地方对领域专家的定义很模糊,有参与开发的也有不参与开发的)。技术专家是我一直梦想成为的角色,在大家对某个问题焦头烂额时这个人一出现往往就意味着问题即将不是问题了,很cool的角色,uh?想当这么个牛人,每天跟踪技术是必需的了,我每天倒都会花很多时间在这上面,自然,还要看那些开源疯子的代码,然后自己生成一些东西来试验,跟踪调试等等。做这样的专家肯定是最爽的,因为面对的东西都是很客观的东西,1就是1,0就是0,不像跟人打...

冤没头,债没主

我记得,上小学时,一段一段的主要内容、中心思想让我觉得很无聊;上初中时,一道一道很雷同又做不完的各色题目让我觉得很无奈;上高中则是一次次的考试外加排名让我觉得很火大;上大学就不用说了,自然是一次次地重修。现在,我不知道是该火冒三丈还是该安安静静地一边听音乐一边卖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