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没时间了,倒是回家时翻腾出高三时写过的一篇作文,摘上来,呵呵,留个纪念…… 月下山上 半小时前我还认为说服自己三更半夜来这山上就像说服木乃伊微笑成蒙娜丽莎一样不可思议,而三十分钟后我坐在山顶,对着充电灯下的纸页发呆。 山很小,黄土堆成的,而且没有名字,或是有一个已被人遗忘了的名字:单这一个理由我就知道我可以被允许同病相怜地坐在它肩上,在这个深夜。 坐稳了,风很大。...

撒谎

从小到大,撒谎是若干几件不用别人教我我就会的事情之一,对此我倒没有感觉无师自通的自豪,只有深深的不安。从来看到的有关星座方面的书都会说,金牛座的人说谎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还没开始说谎就脸红脖子粗云云,我算是克服了金牛在这方面的弱项,就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英语里有一种lie听上去就很美好:white lies,哇,白色的,听上去很纯很美。后来又有个电影,”The True...

[转载] 博客中国的本质

骂得好,早就感觉这个一直自吹自擂地网站有些过了。嘿嘿,备份在这里,趁最近还能看到:P2005-2-23 15:53:12 (未注册网友)...